品牌服装 扬州新闻 山东济南旅游景点 药品查询 服装设计说明 国旗图片 上海免费景点 国旗图片 黄山旅游景点 服装陈列技巧 三D性姿势图片大全 我的世界手机版 南京景点

密友眼中的阿桑奇和“维基揭秘”

原标题:密友眼中的阿桑奇和“维基揭秘”

本报专稿 阿桑奇和他的“维基揭秘”是什么样子的?美国和欧洲的情报机构正在努力寻找答案。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跟随阿桑奇好友、德国“黑客”马格翰的脚步,走近这个蒙着面纱却撩开别人面纱的争议人物。现编译如下:
  在伦敦骑士桥街区,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和牛仔裤的身影从人群中走出来。“不像,面部特征太明显了,”安迪?穆勒―马格翰说,眼睛仍盯着手里的相机屏幕,排除了自己被跟踪的可能。
  他来这里是为了看望“维基揭秘”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过去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因为害怕被引渡回美国受审,阿桑奇一直躲在伦敦的厄瓜多尔大使馆里。

  否认“转手”民主党邮件

  身为阿桑奇与外界少有的联系人之一,马格翰经常给阿桑奇带去书籍、衣服或影碟。2016年的一次造访,他带去一只U盘。出于安全原因,“维基揭秘”创始人早已不用电邮。
  这些走访已引起美国和欧洲情报官员的注意,他们一直想了解“维基揭秘”如何运作、如何拿到“被黑”的民主党电子邮件。在2016年美国大选关键时刻,“维基揭秘”将这批邮件公之于众。美国三大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FBI)和国家安全局――“高度自信”地认定,俄罗斯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党内高官那里窃取邮件,并转交给“维基揭秘”。去年,联邦调查局时任局长科米说,邮件转移由接头人完成,可能是一个,或者好几个。每月造访阿桑奇的马格翰,已成为他们感兴趣的目标。
  马格翰坚持说,在那些邮件被放在网上前,他从没拿到过,当然也不是中间人。“那太疯狂了,”他说。
  当这位46岁的“黑客”出入伦敦希思罗机场时,他似乎相信强大的政府正追踪他的一举一动。《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曾与他一起接受入境检查,发现他关掉手机,以防出入境官员窃取其数据。身为德国公民,他本可以用德国身份证进入英国,但他更喜欢使用护照。“因为身份证上有我的地址。”

  看望时上交所有电子设备

  他与阿桑奇的关系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当时他生活在汉堡。每天步行上学的路线会经过黑客组织“混乱电脑俱乐部”的办公室。该组织自称集战后德国的反法西斯主义信念和黑客组织的自由主义精神于一身。如今,它已是欧洲最大的黑客俱乐部。
  2007年,马格翰通过“混乱电脑俱乐部”与阿桑奇会面。当时,这位“维基揭秘”创始人还在为羽翼未丰的组织寻求支持。
  在骑士桥街区,马格翰跳下出租车。马格翰举起带长焦镜头的照相机,瞄准沿街建筑,寻找监视阿桑奇和大使馆的潜在设备。刚进大使馆大门,一名保安要求马格翰交出所有电子设备:照相机、手机,甚至是手表和车钥匙。
  自“维基揭秘”成立以来,阿桑奇的联系圈子不断缩小。一些盟友,如最先邀请阿桑奇加入“混乱电脑俱乐部”、签约成为“维基揭秘”发言人的米沙伊特―伯格,在2010年阿桑奇公布大量带有争议的美国军方文件后离开了。那些文件没有隐去曾提供帮助的阿富汗当地人的名字,可能使他们成为塔利班的袭击目标。其他一些支持者因为阿桑奇惹上法律麻烦、在瑞典遭到性侵犯指控以及对摩尼教的观点,也都与他渐行渐远。另一些人则认定,“维基揭秘”允许自己成为俄罗斯人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工具。

  组织“按阿桑奇的兴致行事”

  随着“维基揭秘”大幅收缩、阿桑奇退出公众视野,西方情报机构想了解该组织的运作方式变得愈发困难。
  一位要求匿名的“维基揭秘”前成员透露,这个组织按照阿桑奇的兴致行事。“我们考虑问题的方式很混乱,没有任何系统,没有任何程序,没有正式角色,没有工作时间。只有朱利安和他的感觉。”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阿桑奇发话:他想要关于希拉里?克林顿的材料。“他好像问每个人,‘我们能不能为选举做点什么?’”马格翰回忆说。阿桑奇会在“维基揭秘”的所有发布物上签字,但并不会审查每份接触到的材料。
  马格翰说,想与阿桑奇取得联系的唯一可靠方式是发推特,“他似乎生活在推特里。”
  “维基揭秘”的员工规模和财务状况也不明朗。“维基揭秘”已积累大量比特币。记录相关交易的网络账簿显示,该组织的账面资产为1800万美元。

  为何不厌其烦到访厄使馆

  马格翰说,他不能确切说明带给阿桑奇的U盘里存着什么。但他承认,亲手递送敏感文件,而不是通过加密渠道,既存在风险也不切实际。
  常常有人问他,为什么一次次到访大使馆?这些天里,马格翰将原因描述为一件在阿桑奇的世界里日益稀有的东西:友谊。当然,阿桑奇的来访者也不乏明星、政治家,如英国“脱欧”倡导者奈杰尔?法拉奇、美国共和党国会议员达纳?罗拉巴切等。当与来访者交谈时,阿桑奇会打开大使馆会议室的一只噪音器,以干扰窃听装置。他会指指门框上方,示意来访者摄像头所在的位置,并告诉他们,敏感信息只能通过手写笔记来传递,还必须用手或记事本挡住。
  去年12月,在使馆里待了大约两小时后,马格翰走了出来,拿着那只塞满文件的黑色皮包,还有尼康相机。他很快穿过圣诞人群,回到希思罗机场,搭乘晚间航班返回德国。
  他试图尽可能减少在英国的时间。“我不喜欢在一个对我怀有敌意的国家过夜。”
  (本报记者 安峥 编译)
  • 主管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
  •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sxxw.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
  • 联系电话:0717-6448478
  • 24小时报料热线:0717-6233333
  • 邮箱:sxxw@sxxw.net